欢迎访问安徽水文网

纪实58:走近搏击冰凌的水文人

来源:省水文信息中心    作者: 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4-26   阅读次数:1178

    位于黄河最北端的宁夏至内蒙古河段,受地理位置及气候条件影响,这里的水文人每年11月至来年3月都在与黄河冰凌进行艰苦的斗争。 

  2月13日起,黄河宁蒙交叉封冻河段开始融冰解冻。随着气温回升,开河速度逐渐加快,2月25日,黄河防总宣布黄河进入2016~2017年度开河关键期,吹响了本年度黄河防凌决战的集结号。一块块浮冰消融,讲述了一段段水文人搏击冰凌的故事…… 

开河抢测 

时间:2017年3月12日凌晨 

地点:三湖河口水文站 

  凌晨的三湖河口村一片寂静,冰冷的河风似乎凝固了周围的一切。两束车灯突然划破了眼前的黑色幕布,车子停在了村里唯一灯火通明的地方——三湖河口水文站。一位高壮的青年急匆匆地跑进站房。 

  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站长裴云惊讶地问。 

  “开河了,‘老汉’得回来。”高壮的青年边淡淡地说着,边走到计算机旁看着远程监控系统传来的视频。高壮的青年名叫王光,是位80后,但在平均年龄只有28岁的三湖河口水文站却成了名副其实的“老汉”。一周前刚刚升级做爸爸的他,放不下老婆孩子,更放不下开河期的工作。于是他毅然决定放弃休假,回到测站。 

  简单的几句寒暄后,站长裴云开始布置工作:“据上级通知,三湖河口水文站测验断面开河时间预计就在今明两天,现在断面上游5000米处出现一块较大的浮冰被卡在弯道处,浮冰流过断面我们就能判断开河,要做好夜间抢测的准备,现在我把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一下……” 

  连日的加测、加报与24小时值班让职工们多少有些疲惫,但在此时没有人喊累,观测水位、准备夜明浮标、检查通信设备、吊箱缆道……小伙子们干脆利落地行动起来。 

  计算机旁负责监视上游浮冰的靳廓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,生怕延误了最佳测验时机。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流走,浮冰仍未见动静,负责测验的几位同志便抢时间预演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。 

  “动了,浮冰动了!”靳廓大喊。此时已是早上7时,盯了一晚上屏幕的他眼里布满血丝。 

  “准备测验,我和王光上吊箱,任志勇操控吊箱、记录数据,靳廓继续盯着浮冰,大家注意安全。”裴云一声令下,大家仿佛听到了冲锋号,不知疲倦地投入到紧张的开河抢测工作中。 

  天才微亮,河面上就出现了水文人搏击冰凌的身影,舞动着的测深杆、清脆的电铃声、对讲机里紧张的对话展示了水文人决战开河的场景。 

时刻准备着 

时间:2017年3月12日8时 

地点:包头水文站 

  连日来,随着气温的回升,开河速度逐渐加快,包头水文站水文断面上的冰色由白变黄,职工们明白,就要开河了。早晨一上班,站长就召集大家开会,对开河测报工作进行再安排。 

  “我是包头站王瑞君。三湖河口要开河了?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王瑞君是宁蒙测区有名的老站长、黄委劳模,是测区里唯一一位60后站长,平日里工作总是身先士卒、考虑周到,站上的职工们都说,“有王站长在,干活踏实”。 

  王瑞君开始和职工们会商水冰情。由于开河期水位流量变化快,且包头站断面有两条清沟,测验难度较大,他决定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,进行最后一次冰上测验。“咱们抓紧时间,趁早上天气冷、冰面结实上冰测验,测验人员带上安全绳,绑在吊箱上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王瑞君说。 

  准备工作就绪,王瑞君拿着冰钏走在最前面,几十年的冰上作业经验让他能够通过冰面颜色预判脚下危险。打冰时大家把腰上安全绳的一头系在上方吊箱上以防出现落水危险,一路上冰面发出的“咯吱”声让大家行走起来更加小心翼翼。 

  测验即将过半,大家还是惊出一身冷汗。在用力击穿冰面、打冰孔测量冰厚时,发现这里只有5厘米,职工们紧张万分,不敢乱动,王瑞君果断拿起对讲机,要求吊箱慢慢往回开,同时嘱咐大家:“不要慌,慢慢挪动跟着吊箱往后退,两步之后,赶紧爬上吊箱……” 

  险情化解,但职工们却来不及定神,因为测验还未结束,工作还在继续…… 

汛前准备测量忙 

时间:2017年3月12日7时 

地点:石嘴山水文站 

  2月13日,石嘴山水文站水文断面率先平稳开河。在圆满完成开河测报工作后,职工们丝毫不敢停歇,马不停蹄地投入到汛前准备工作中。 

  “滴滴滴滴……” 

  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喊起了在站值班的水文职工们,这是他们约好进行外业测量的时间。因为在这个季节,石嘴山地区几乎天天都是大风天气,外业测量必须赶在起风之前进行。校正仪器,准备水准尺、记载表,大家紧张有序地忙活着。 

  “魏亚男,你来学着记载,我来读数,其他人扶尺子。”站长吴冬一边说着,一边大概目测前后视距,调整自己的位置,然后将三脚架摆放到位,对水准仪进行整平。动作一气呵成、精准到位。 

  可第一次做记载工作的魏亚男却显得不那么轻松了,一阵手忙脚乱之后还是出了错,测量工作必须从头再来。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,可大家不但不埋怨,反而为了她能够记录妥当,故意放慢了工作进度。之后,大家配合得越来越默契,架镜、立尺、读数、记录、翻面,下一站……顺利在起风前完成了预定工作。 

  有人把一线水文职工比喻成守得住寂寞、耐得住艰辛的边防战士。没错,正是许多像水文职工一样的黄河人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默默奉献,才换得大河安澜。 


【关闭本页】 【打印本页】
滑到顶部